晓色云开

【楼诚】归去来兮

          序
       是夜,笼罩在上海的上空。
       明楼躺在床上,睡的并不安稳。
   他看见了,那颗穿过明诚身体的子弹。枪口还冒着热气,而握枪的,正是自己。
      明诚的胸口涌出鲜血,沾湿了衣襟。明诚笑了,笑得绝望悲凉:“是了,你不会相信我。”
       明楼感到自己的心被紧紧的攥住了,他开口,声音颤抖:“不,阿诚……”
        明诚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明楼从梦中惊醒。这样的梦,做过多少次了?
       头疼,剧烈的疼。
       下意识想叫阿诚,刚出口,才想起:明诚,早就去世了。
      是明楼,亲手杀死了他。
     
      另一边,北平。
     方孟韦几乎在同一时间从梦中惊醒。
    柔和的灯光下, 方孟瑾正在看书,听到响动,放下书本走过来:“哥?没事吧。”
        “没事。”方孟韦摇摇头,拿起床头的水喝了一口,顺便看看床头的手表――已经凌晨一点了,“阿瑾?你怎么还不睡?”
      方孟瑾掏出一只手帕,给方孟韦擦擦头上的汗水:“我马上就睡了。哥,这次我们返沪,你怎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这次我们回到上海以后,都要带着伪装生活了,一举一动都要万分小心,自然不可能轻松。”方孟韦道。
        方孟瑾心底依旧满是疑惑,但面上不显。她点点头,道:“哥晚安。”
       “晚安。”
――――――时间线――――

       明诚拿着公文包,站在明楼身后,一脸担忧的看着明楼有些痛苦的扶着额头,刚想过来扶着他,却被拦了下来。
       “走吧。疯子说得对……那么多人都牺牲了,为什么只有我们明家的孩子能幸免?”明楼揉揉太阳穴,低沉的自言自语。
        “大哥……”
        明楼不说话。他感受到无比的愧疚与自责。大姐,像男子一样在商场里沉浮,终身不嫁,就是为了三个弟弟可以平平安安,幸福安康。然而,自己和阿诚早就站到了刀刃上。大姐最宠爱的明台,被当做死间计划的一枚棋子,生死未卜。
        难得的脆弱,就这样显露在阿诚面前。
       “阿诚,你……”明楼话没说完,却感受到自己陷入一个暖暖的怀抱。阿诚拥着明楼,一只手环到他身后,轻轻拍着明楼的背。
        明楼偏过头,亲吻着阿诚的鬓角。
        阿诚,我只有你了。
        你不会离开,对吧。
      
――――时间线――――
   “明长官?” 刘秘书将工作汇报完,迟迟不见明楼回复。
        “嗯?”明楼晃过神,赶紧开口:“这点工作,以后不用通知我。”真是的,从前阿诚在的时候,怎么没那么多破事!
       “可是……”刘秘书迟疑着开口:“这份海关总署的文件,是需要您签字的。”
       “你……”明楼刚想说话,意识到不对,匆匆忙忙将嘴里的话咽了下去,拿过文件,在上面签上了名字,然后将文件递给刘秘书:“没事了,就出去吧。”
       “是。”刘秘书如蒙大赦,赶紧接过文件,三步并作两步出了门。
       明楼坐下,望着桌上的钢笔发愣。
      从前,阿诚总是将自己的笔迹练得炉火纯青,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件就替自己签了。从没有人能看出来。

        上海火车站。
        方孟瑾穿着一身得体的粉红色旗袍从车上跳下来,兴奋的环视四周:“哥,这就是上海呀!”
        方孟韦深深的看着方孟瑾,不说话。
        哦对,伪装,伪装。
        方孟瑾不免有些打蔫,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变回端庄大气的世家小姐。
        迎着小丫头的目光,方孟韦缓缓开口:“是呀,这就是上海。”
       男子一袭深蓝色风衣,望着着蓝天,神情有些恍惚,竟好像是想透过天空看到什么人,语气里有些让人听不懂的凝重,“也是我从小生长的地方。”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