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楼诚】归去来兮 1

(序言戳主页)
         76号舞会。
        西洋乐一时舒缓一时激荡,舞池中的人们沉醉在音乐中,沉醉在这灯红酒绿的喧嚣中。
        明楼斜靠在吧台的一角,手里端着一杯红酒,看着面前的一切,眼里没有一丝波澜。
       尽管他的内心已经翻涌如浪花。
       也就在不远的前夕,76号的舞会上,他与阿诚在这里合演了一出戏。他陪着汪曼春喝酒,阿诚与南田洋子在舞池里翩翩起舞。
        当时想的什么来着?其他都不记得了,就记得南田洋子勾着阿诚腰肢的手臂怎么看怎么碍眼。
        不过两三年,物是人非。汪曼春死了,死在阿诚枪下。南田洋子死了,死在明台枪下。而阿诚……死在,死在自己枪下。
       当年,自己在枪决掉这个从小跟随自己的弟弟、并肩作战的战友、亲密无间的爱人时,心里是何等的悲凉,已经是记不清了。
       他不相信那个自己最信任的人竟然会叛变,他从来都不信。
       可这么多证据摆在自己面前,由不得自己不信。
        扣动板机,子弹射出,如曾经杀掉任何人一样冰冷。
        阿诚离去后的一个月,当王天风一脸嘲讽的告诉自己真相,自己,才终于意识到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
       “麻生长官,”一个清脆甜美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打断了明楼的思绪,“您醉了。我扶您去卫生间吧!”
       “嗯……”
       一个穿着淡蓝洋装的女人扶着军装男人一步步向卫生间走去。
       路过明楼的时候,女人微微低头,大洋帽遮住她的脸,看不太真切。
      
         “啊……呃……”方孟韦利索的箍住军装男人的脖颈,将他牢牢固定在自己的手臂间。手臂一提,军装男子甚至没来得及呼喊就断送了性命。
       方孟瑾将淡蓝洋装换成不显眼的黑色服务生制服,突然听到脚步声:“哥,有人来了!”
        来不及了!
        方孟瑾贴着门,打算等人进来就进行攻击。
       方孟韦听了一会儿,突然一拉方孟瑾:“阿瑾,咱们走。”
      “尸体?”
       “他会处理。”方孟韦淡淡的道。
        他?他是谁?
        方孟瑾没来得及问,和方孟韦一起利索的从窗户翻了出去。
        落地的瞬间,方孟瑾看到卫生间的门打开了,露出了一张脸――方孟瑾认识他,新政府经济司的财政顾问、特务委员会副主任,明楼。

        另一边,明楼看到卫生间里的一切,先是一愣,随机闪身进门,将门快速锁上。他蹲下来,细细查看死者。
        麻生任三郎,是日本即将再一次发动的第三战区战争的战术指导专家。刚到上海。
       明楼本来打算向上级请示刺杀他,但没想到有人先动了手。
         一定是刚才的淡蓝洋装女人。
        明楼将脱下西装,将尸体拖进厕所隔间。看到脖子上的勒痕,微微皱了皱眉。这样的力气,不是一个女人能有的。
       看痕迹,动作利落,应该是个经验丰富的特工。可经验丰富的特工为什么会把尸体直接丢在一进卫生间就能看到的地方?这一定不是疏忽。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特工知道明楼的身份,所以迫于时间匆匆离去,留给明楼处理。
        这个推论让明楼心神一动:经验丰富、身手敏捷,又知道他真实身份的特工,世界上有几个呢?
       
    “哥,他是谁?”
    “谁呀?”
    “明楼。”方孟瑾严肃的看着方孟韦,“那个汪伪政府官员。他是军统,还是共党?”
       方孟韦不答,把头撇向一边。
      方孟瑾盯着他的眼睛,发现那双鹿眼里有很多她看不懂的东西。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方孟瑾首先败下阵来:“算了,哥,你如果不愿意说,我就不问了。反正无论如何,我都是站在你这边的。”
       方孟韦刮了刮她的鼻子。
      
       酒会结束,明楼返回明家。
       大姐明镜踩着高跟鞋迎出来,脸上带着喜气:“明台回来了!”
      明家小少爷明台穿的花里胡哨活像个小开――是为了执行任务而伪装――但身上的成熟却已经和走的时候大不相同。
       明楼不动声色的看着明台,不说话,一双如毒蛇般的眼眸静静的注视着他。
       明台双腿一弯,就要跪下,却被明楼一把扶住。
       “想明白了?”明楼出声道。
       “嗯。”明台回答,而又坚定的说道,“但是我这辈子绝不会忘记他,也绝不可能释怀。”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