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楼诚】金婚(短篇一发完)

       1946年。
        明楼躺在昏暗的地牢里。他刚刚经历了第三次审讯,身体已经快支持不住了。
        有医务人员来给他注射了一支镇痛剂,里面掺了吗啡。
        现在是特殊时期,明楼这种级别的共党特工,他们不允许他轻易死去。
       毛人凤这个新任局长,还没有那么蠢。
       明楼躺在草垛上,眼前一阵阵眩晕。
那是失血过多的现象。

       他咬了咬自己的舌尖,强迫自己清醒。
       他必须清醒。
       他不能倒下。
       他开始逼自己想事情。
       想过去,想未来。
       想起那个人。

       他挣扎着起身,从草席下拿出一个小小的东西,捧在手上,仔细的看。
        那是一枚男戒。线条流畅,款式优美,没有镶钻,却显得简单大气。那是明楼的戒指。那个人,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
       明楼想起那个人戴上戒指的手,骨节纤细,手指修长,像一件艺术品。这双手天生就是该执起画笔,而不是拿起刀、枪,在战火中厮杀,把这一双漂亮的手沾染上鲜红的血。
       他想保护好他,可惜……
       他知道他不后悔,他们从来都不后悔走上这条路,不后悔为国献身。他们唯一后悔的,可能就是没有保护好对方吧。

       幸好呀,幸好。
       明楼望着这枚戒指,暗自庆幸。
      幸好明家在国外的产业出了点问题,幸好阿诚必须出国,幸好……他没有和明楼一样,被卷入这场内战。

       我要活下去。明楼心想。
       就算是为了阿诚,为了他们再次重逢,他都要竭尽可能的活下去。
       不知想到了什么,明楼突然嘴角上扬。
       等阿诚活到七十五岁,他们就算是金婚了。
       久违的真心笑容出现在明楼脸上。明楼笑着,眼眶却红了。

       明楼躺在草席上,睡着了。他的手里还紧握着那枚戒指。
        在梦中,金色的辉光下,他看见阿诚站在草地上,芝兰玉树,笑吟吟的喊道:“大哥!”身边是一片茂密的树林,清澈的河水一直延伸到林子的尽头。身后有一幢小房子,是用红色的砖瓦起来的。

        但其实明楼不知道的是,阿诚早在得知明楼被捕后便抛下一切回国,被抓住审讯,折磨至死。那枚与明楼的一模一样的戒指,也在阿诚身死后被贪财的军官拿走,没能带到地底下去。

        明楼一心盼望的重逢,可能只能在梦里实现了。

评论(10)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