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国家宝藏】千里江山图/拟人《孤年》

闺倦:

估计会写一个国宝拟人系列。
码着自己开心开心,ooc算我的,告辞。


“明月下西楼,江山不留人。”


千里江山图拟人/非自角
  我初时到这的时候,他就已经安安稳稳地躺在那了——他似乎已经躺了很久,以至于在我被很大动静地放入玻璃柜子时,也只是缓缓吊了吊眼梢,极漫不经心地自玻璃柜子的斑斓华灯中刺出点儿目光,溜了我两眼。
  我看着他斑驳得浮夸的衣裳,山水绣出的三丈青绿,磅礴得让人想起这座京城外比京城更为大气而让人叹为观止的河山——不对,我似乎忘了。
  他大袖挥下,本就是千里江山。
  “好看吧?九百年前更好看。”他却突然出声了,语气里有一点不易察觉的,被他刻意用百转千回来掩饰了的自傲。他来自江南的腔调倒不是显老的,反而透着飞扬的少年气。
  “九百……!”我不觉惊呼出声,又下意识闭了嘴巴。他却沉默下来,目光似是迷茫而飘渺的,似乎有什么在他眸里一闪而过,而又转瞬即逝。
  ——百年的光景不知不觉就随着飞灰和尘烟被挤进了泥。同时入土的还有一段段坍圮的宫墙,淡褪的琉璃,以及年年岁岁上了东楼又下西市的陈年旧事——历历在目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经已看过人间那么多的坍颓悲欢。
  然而更悲哀的是,走马灯一般遛完了或残破山河或河清海晏,繁华与破败一同落幕,自己身上仍是落魄帝王幻梦中的千里江山。
  良久,他才开口:“小鬼,我比你大的可不止一点。”
  “我当然知道。”我有点儿不服气地嘀咕着,但他的衣裳实在好看,我忍不住一直盯着,“喂,我说你这衣裳,一定是出自什么大师之手吧?”
  他顿了顿。
  “不是。”我看到他似乎笑了一下,“那人只有十八岁。”
  我又一次惊呼:“十八岁!”
  他点点头。
  “那那那,后来呢?”我急切地看着他,这样的天才少年,应当很被君王所珍视吧?
  他撇过头来,第一次从上往下认认真真地打量了我,目及我热切的眼神,面孔的神情极讽刺,眉眼嘴角之间染上一点儿悲哀的颜色。
  “后来……”他喃喃着开口。
  目光却放得长远,一直看向了通向外面的那个窗格。野草在年暮的风中渐黄渐枯,稀稀疏疏地叫嚣着……来年它们自泥土中汲取些百年前破壁残垣的养分,卑微——却又能在一岁一枯荣中生生不息。
  而他——
  我看见他的面容渐渐破裂出缝隙来,紧接着带出些对宫内人宫外柳的眷念,却仅仅是一瞬。眷念之后,是无穷无尽的无奈与悲凉。
  属于少年的声音在硕大的屋落响起。
  “后来……”
  “江山不留我。”

评论

热度(41)

  1. 晓色云开闺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