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国家宝藏】越王勾践剑/拟人《少年游》

闺倦:

  我写东西写得非常慢,经常是提前好几天思考,想清楚想明白想深入了再动笔,又偏偏是个手残,所以常年低产……I Good Vegetable a.写着玩儿吧,虽然我挺认真……。


“出鞘如出游,过尽千帆,赤心依旧。”


  我想念一场战事。
  离我不远处地夫差矛低垂了眉眼,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若不是你那卧薪尝胆的王,若不是我那败绩仍雄的主子,你我又怎会名声大噪,日日被供在这儿,让人凭吊?”语气极漫不经心。
  是了,凭吊。人们不辞万里来到这儿,络绎不绝地站在我这几片玻璃前。明晃晃的射灯几乎能折出他们面孔上的几缕悲悯。我自然知道,他们打过来的动荡的眸影中映出的不外乎是那位在纲绝维驰中踏着马攻城掠池的君王。我无非是他灵魂的一个载体,倘若我是那堆柴薪,抑或是那只苦胆,我得到的兴许也是这样悲悯的眸光。
  但我想念一场战事,想念淮水上方悬挂的一抹秋阳,斜照着摇晃的野草。想念黑云压城之下冲天的火光,将士握戟驾马,战马嘶鸣,他们甲光向日,破城而还。
  然而我现在站在这儿,堂而皇之地接受人们的朝圣。折戟沉沙铁未销,自将磨洗认前朝,我不过是一只容器,盛放着历史,珍藏着一些陈年旧事。我倒宁愿像当年那些与我一同作战的刀戟,一声战鼓后被高高举起,似要刺破黑压沉重的苍穹一般,扎进敌人的胸膛,血肉的淋漓简直是给灵魂的洗礼,令我酣畅,令我自傲。战事是营内的烈酒,摇晃着烫热的篝火与响亮的军歌,冲破喉咙的防线;历史却是绵软的细针,见缝而入,我感觉不到百年的更替,它却自动自觉开创出一个篇章。
  但我本是一把剑。我的君王为我找寻最好的工匠,将我锻造得无懈可击,是为了让我迎着夕照破一方阵,攻一方城,报仇雪恨——即便到最后我的归宿是一捧黄土,成了来年肥了淮水旁野草的烟灰,我也与有荣焉——这是我的使命。
  那日夫差矛念与我一首词。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可怜白发生。”念着念着他的声音居然染上一抹哭腔,我抬眼一看,发觉他正望向房顶那一口小小的玻璃窗,那儿尚有一缕白亮的天光打入,他的目光便在那其中沉浮,仿佛那儿溺有一段故梦。
  “梦回吹角连营……”他哽咽着重复着这一句,我亦心酸。他应也不止一次梦见那条淮水,如我一般,想念那一抹秋阳,想念战马嘶鸣,鬃毛飞扬,在夕照之下发着飒爽的光,想念一场让我们赤心沸腾,酣畅淋漓的战事。
  我渐渐也泪眼婆娑,在沙场上翻滚过的一颗心不应轻易疼痛,但我已不再拥有那方沙场,那条淮水。
  我想念一场战事。
——End——
  谢谢各位阅读的客官。

评论

热度(17)

  1. 晓色云开闺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