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谭赵】逆跳 02

             02
          (这个脑洞很大,估计到文章中后才能揭晓……说实话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把这个脑洞圆起来……大家的脑洞越大越好尽情猜测吧)
          当天晚上,谭宗明做了个梦。
  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年,在冰天雪地里只着一件白色衬衫,冻的发抖,对他乞求道:“哥哥,饶命……”
        而他拿着一把枪,枪口直直的抵住了少年的胸口。
        少年抬起头,他看到了少年的面孔,霎时间出了一身冷汗。
     他醒了。但却清清楚楚的记着梦中的一切。
        那个少年,竟然和赵医生长的别无二致。
      我不会……那么变态吧……
      谭宗明心虚的想。
      难道,我对赵医生一见钟情了?

    谭宗明一夜没睡好,早上顶着个熊猫似的黑眼圈上班,惹着安迪追着他问:“你别告诉我你昨天熬夜写策划案来着!我知道这不可能。”
       “安迪,我认为你作为下属应该为你的老板排忧解难而不是在旁边说风凉话。”谭宗明努力在好友面前保持上司的最后一丝威严,可惜没有成功。
        “那好。老谭你最近怎么了?让我想想……工作一切顺利,什么事我都处理好了,那就是生活方面?伯父伯母去世已久……唔,你不会是想恋爱了?”
       还真让她猜的差不多!
       “安迪,我问你,你相不相信前世?”
     “嗯?老谭,从科学的角度来讲,并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前世的存在,这是人们的想像和杜撰产生的,并没有科学依据。”
        谭宗明将自己的梦告诉了安迪,得到了安迪犹犹豫豫的回答:“老谭,你是不是这段时间太累了?要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 原来老谭尺度那么大呀。
        哦,我谢谢你啊。
        既然有兴趣了那就要追。谭宗明身边经常围绕着莺莺燕燕,对追人没经验,不过从做生意的经验上,果断迅速,打直球,就是他的策略。
       
      赵启平后来翻病历本,看到谭宗明的名字有点熟悉,上网查了查,心里算计着是不是能多发展个施主。
       很快,到了复诊。
       谭宗明看着一身白大褂的赵启平,眼前却不自觉浮现出他穿军装的样子。
        身姿挺拔,如一棵挺立的小白杨,脸上笑容明媚,向自己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赵医生最近也是很困惑。
        见了谭宗明一面后,他总觉得那里不对劲。
        好像比以前……瘦了?
        奇怪,我也没见过他以前的样子呀。
         “赵医生,我是不是已经恢复了?”谭宗明出声道。
        “基本已经好了,但是这段时间还是要注意一下,不要跑步,尽量减少步行的时间和此事。”赵启平回答。
        “我刚才看后面没有病人了。”
        “对,你是最后一个。”
        “那我能和你聊聊吗?”
         什么鬼?赵启平心说,这搭讪的技巧也太老套了吧。
        不过这修炼成精的狐狸岂能让人唬住。
         赵启平在他面前脱下白大褂,露出里面的衬衫。
        “好呀,那谭总找个地方?”赵启平一勾领带,笑得有些玩味。
        谭宗明看的呆了一下。
        白大褂就是法器。穿上它,小狐狸的法力就被收起来了。脱下它,小狐狸又有了法力。瞧,尾巴都快露出来了。
        谭宗明挑了一个西餐馆。
        餐桌上,谭宗明目不转睛的盯着赵启平,道:“你说,咱们前世是不是见过?”
         “或许吧。” 赵启平专心对付盘子里的牛排,对谭宗明的追人技巧心中又是一阵鄙视。
         “那你说,上辈子我们是什么关系?”
         “反正肯定不是父子。”赵启平喝了一口红酒。这叫什么来着?
          哦,尬聊。
          “那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兄弟,情侣?”谭宗明饶有兴趣的继续着前世的话题。
         又是兄弟又是情侣,搞什么,德国骨科?
        赵启平心里刷刷刷过着弹幕。
        我刚才就不应该答应来。本来嘛,堂堂一出手就是上亿的总裁,你指望他能有情趣?呵呵,做梦吧。
        “那我应该叫你哥哥咯?”赵启平没话找话。
      没成想,谭宗明突然间死机了。
      赵启平无意间的那句哥哥,让他脑子里像是过电影似的,尽是一个穿着衬衫吊带裤的青年在自己面前笑得眉眼弯弯,对着自己喊哥哥的画面。
        记忆向洪水般涌来。
        他看到了自己穿着西装,身后走来一个围着紫色披肩的女士,对自己喊:“明楼。”看装束,应该是民国时期?
        “谭总?”谁在喊我。
        谭宗明甩甩脑袋,看到了本应该坐在自己面前的赵启平正半蹲在自己身侧,脸上难得的露出几分担忧。
        这有钱人都什么毛病?他这要是出了点事我麻烦可就大了。赵启平下定决心以后不和谭宗明出来吃饭了,尴尬这都是次要的,关键是太吓人。
        谭宗明对赵启平歉意的笑笑,“没事,来,吃呀。这家牛排挺不错的。”
        赵启平回到自己座位上,一边小口小口吃着,一边不时瞅瞅谭宗明,生怕他再出点什么事。
        谭宗明时不时对上赵启平那双好看的眼睛,看到他眼里的警惕,想笑。
        一顿饭吃的是……白瞎了好好的胃口。
    
        吃完饭,谭宗明送赵启平回家后,给秘书打了一个电话,在她汇报任务之前抢先开口:“查一下,明楼是谁。”然后火速挂断电话。
        秘书姐姐欲哭无泪。
        (人物ooc严重呀,悲伤。)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