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谭赵】逆跳 03

    (再说一遍,大家现在尽情发散脑洞,怎么想都行。因为我这个脑洞真的很大……)
        明楼的资料其实很容易找,夹杂在众多档案中并不显眼。
        秘书姐姐经过老板的传唤,没过几天就查到了。
        她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看到资料就有点傻眼——这,老板难道是想钻研民国史了?不能呀,那也会查查有名的人来学习借鉴呀!那翻资料不就成了,找我干嘛?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个人和老板有关。但是如果真有关系的话······秘书姐姐翻翻这几页纸,这绝对算不上好的评价,老板看了会高兴?
       如果老板不高兴了,那遭殃的绝对是我们呀!
       于是,当秘书姐姐将这几页资料呈给谭宗明时,心里是极其惶恐的。
       谭宗明看过后,神色平静,脸上看不出悲喜。
       “出去吧。”
        秘书姐姐用了几秒的时间便从谭总的办公室消失了。
 
        谭宗明靠在椅背上,长叹一口气。
        他现在是越来越没有头绪了。
       明楼,一个有着三重身份的间谍特工。曾经是汪伪政府的财经顾问,国民党军统情报科长,同时也是中共地下党员。这种脸上戴了几副面具的人,在抗战时期很多,说白了就是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投机分子。他在文革初期被批斗,发配劳改,往后就消息全无。
       那这种人的记忆,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这?
        谭宗明用自己除了财经频道就看过那么一两集电视剧的脑子开发脑洞想了想,终于得出个结论。
        他这是有冤想让我查清真相帮他昭雪呀!
        谭宗明忍不住想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
他脸上挂着想通了的轻松笑容,低头看资料,看到第一行明楼后面的括号里,出生年份后死亡年份处挂着一个问号,笑容凝固了。
        不知为何,他的心底突然有一种哀悼,那哀悼入骨入髓,刺穿肺腑,痛得他几乎无法呼吸。
        明楼,
        你,到底是谁呢?
 
       谭宗明把工作丢给安迪,自己心里毫不愧疚的开始在四处调查明楼的下落。
       两天后,一无所获。
      但谭大鳄能发家,毅力自然是少不了的。
      晚上,他开着跑车打算回别墅,没想到竟然在街边看到了赵启平。
      
       相比之下,赵医生这几天过的异常憋屈。
       上次崴了脚的小曲对他死缠烂打,他也是爱玩的人,今天没手术,便应了曲筱绡的约去酒吧放飞自我。
       这姑娘个子是真小,但是酒量是真好呀。
        赵启平原本酒量也不错,但挨不住小曲一杯一杯的灌,终于醉的迷迷糊糊六亲不认了。
        也就这么巧,谭宗明的开着车经过这里时,正好看见小曲搀扶着喝醉了的赵启平,正要上出租车。
       行动快于思想的谭总从车里蹿出去,一把将小赵医生揽到自己怀里,对小曲道:“我把他送回家就可以了。不麻烦你了。”
       小曲见到自己好不容易要得偿所愿结果煮熟的鸭子飞走了,顿时气得七窍生烟,摆出吵架的气势:“你谁呀!······诶我去谭总!’”
       笑话,她曲筱绡誓要混迹生意场,怎么会不认识谭宗明?
        人精似的小曲立马换上一副笑脸盈盈的表情问道:“谭总您好,我是曲筱绡······请问您和唐······赵医生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你这么一说我也说不好······
      谭宗明心里嘀咕,面上却不显,极其淡定的回答道:“我是他大哥。”
       喝的烂醉的赵启平还适时的在谭宗明怀里拱了拱。
       “麻烦曲小姐照顾了。我现在带他回去,整肃家风。”
        谭宗明说完也不管小曲是什么表情了,直接一把扛起赵启平放上了车。他自己绕道驾驶座,扬长而去。
        后座上,刚刚还坐的好好的赵启平没等走一会儿就摊成了一滩烂泥。
       “你是······”
       谭宗明专心开车:“谭宗明。”哦,合着你刚才没认出我来呀?那就随便跟人走可是很危险呀小赵医生。
        “哦~谭宗明······谭大叔呀······”
       大叔?我连四十岁都没到你叫我大叔?
       谭宗明瞟一眼后视镜,看到后面以怪异姿势蜷成一团的小赵医生,开口道:“我才三十多。”
        “就是大叔!搭讪技术那么老套······上次吃饭,你的话题简直······盒盒盒盒”小赵医生笑了一会儿,继续说,“谭叔叔,你应该学学怎么追人······”
       谭宗明一脚刹车停在酒店门口,转过头:“那你来教教我?”
       “嗯?”小赵医生装模作样的思索一会儿,“也行呀?盒盒盒盒,教长辈挺有意思的。谭Daddy?”说完还抛了个媚眼。
        这小妖精······
        谭宗明咬咬牙,刚要说话,就看见小妖精蔫蔫的闭上眼睛,睡着了。
        谭宗明认命的叹口气,把赵启平抱下车,进了酒店。
 

评论(4)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