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楼诚】归去来兮 2

  ――――时间线――――
     “我们俩的关系……”
    “我会找机会告诉大姐的。”明楼打断了阿诚的话。
       阿诚默不作声的点了点头。
      “现在,送我去76号,还有,给汪曼春买个礼物。”
       “是。”
      
      屋里传来东西掉落在地板上的声音。
     明诚一把推开门:“大哥……”
      明楼半搂着汪曼春,见状微微松手,轻咳了一声:“没事了,出去吧。”
      明诚的眸子里满是晦暗。他沉默着看着明楼,而后退后几步,轻轻将门带上,把自己隔绝在房间之外。
      
       书房。激烈的争吵声。
      “你把我当什么了?”明诚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却寒冽的不像他。
       “阿诚……”明楼走近几步,想要像原来一样抱住他。
        “别说了。”明诚一把挣开,几步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76号舞会。
        明楼冷眼看着阿诚和南田洋子共舞,心中很是烦躁。然而面对汪曼春,他却必须要保持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南田科长非常欣赏阿诚。” 汪曼春顺着明楼的视线看过去,突然道。
       另一边,南田搂着明诚的腰,胸有成竹的说道:“我会满足你所有要求。”
       明诚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希望我们以后,合作无间。”
        明楼看着明诚的笑容,怎么看怎么觉得刺眼。
       
         “你刚才说什么?”明楼不敢置信的看着明诚。
         “我只要我应得的那笔钱,离开明家就行。”明诚重复道。
         “你……你是谁家养大的?”
        “那是不是你们家把我养大了我就得白伺候你一辈子啊!”
       明楼抬手,将手里的钢笔摔了下去。
       明诚夺门而出。

       三天后,郭骑云、于曼丽……死间计划的棋子被一一杀害。
        而竟然是明诚带着特高课的人去杀了他们。
        “阿诚先生,真是帝国忠诚的朋友。”南田洋子笑眯眯的对阿诚说。
        “过奖。”
         明楼在门口听的真切。
        明楼不相信,明诚会真的叛变。
        他将明诚带进书房,扯着他的领子问道:“你是说你背着我真的做了汉奸?”
       沉默异常可怕。
       明楼紧盯着明诚的脸,生怕错过他的一句话。
       “是。”半晌,明诚吐出一个字。明楼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知所踪。
      
         “彭!”明诚手里拿着一杆步枪对准明台,毫不留情的开枪射杀。
       子弹射出,明台倒地。
       明楼在办公室里坐着,心急如焚。
       共党传来消息:明台并没有被送到指定的营救地点。
        “你……你怎么敢!”明楼将桌上的杯子一把摔在地上,心中满是哀大于死的自责。
        他是一直纠结在旧情上,以至于忘了明诚早已经成为了叛徒,以至于酿成大错。
        “我的秘书,也就是我的二弟阿诚,他本身就是重庆政府的人,是军统的王牌特务。”明楼对特高课说的话很快得到了验证,特高课的人很快就从明诚那里找出了第三战区的密码本和电台。
        明楼捧着一杆枪,在藤田芳政的注视下,将枪口对准了明诚。
       一颗子弹射出,轻而易举的穿透明诚的身体。
       明诚倒在地上。
      明楼恍惚间,好像看到阿诚在死的一瞬间向自己笑了笑,笑容决绝而满足。
       他的心很疼。他想不通明诚为何叛变。
      直到明台回来,看着与从前大相径庭的家,那个少了阿诚哥的家,失声痛哭。
      他终于知道了。
      明楼找到王天风,得知了阿诚的计划。
       两个月前,明诚得到消息,因为政府机密再三被反日分子得知,于是特高课将怀疑的目光转移到了新政府内部人员,最终锁定在明楼身上。
       为了明楼,明诚只得铤而走险。
       他也并没有杀明台,而是将明台藏在了一个秘密地点,目的就是让明楼相信他真的叛变了,从而除掉他,让明楼摆脱嫌疑。
        明台绝处逢生,重新出现在明镜姐弟面前。
       明镜抱着明台,哭的泪如雨下。小弟回来了,可是二弟却再也回不来了……是他们错怪了他。
       在明楼明镜明台在小祠堂里祭拜了明诚后的第三天,明台离家出走。
       尽管已经知道了全部的计划,可明台仍旧没有办法接受自己的救命恩人、从小玩到大的二哥被亲人冤枉、杀害的事实。于是他离开了上海。
(没错我知道这里bug很多啊,不过大家没有觉得这个梗很熟悉吗?没错这就是b站苏晓卿大大的楼诚视频“答应不爱你”。剪的很棒也很虐,推荐大家看一看。虽然只有这一点梗是大大的,但我还是要了授权,毕竟我那么遵纪守法……文文如果有图片就不能加标题了,这里就不放截屏了,如果有宝宝要验证授权,我就把截屏发上来。)

――――时间线――――――
    程锦云在一次任务中丧命,于曼丽又早在死间计划中牺牲,明台一直是孑然一身,这两年,明台一边在香港执行任务,一边思考曾经尽力过的一切。
        他可以想通,却没有办法释怀,正如明楼没有办法原谅自己一样。
        但是,他还是回了家。他知道,自己这早在死间计划中应该丢掉的命被阿诚救了回来,阿诚希望自己平安,也希望明家幸福,于是他回来了。
        可是阿诚哥,没了你的明家,真的幸福吗?

    “毒蛇?”方孟韦一拍桌子,怒视着面前刚刚回到上海的王天风,“回上海潜伏是组织的任务,我也就照做了。但曾经的事组织也不是不知道,一定要我再到新政府去……这是什么意思?”
        “你也别激动,这是上级给的指示,我们也只能服从。”王天风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不看方孟韦,“你现在是方孟韦,你们之间有过什么嘛?”
       “你……”
       “更何况,你为他牺牲了这么多,是真的想这辈子再也不见他了?”王天风看着方孟韦怔怔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好。我同意执行任务。”方孟韦呆了片刻,出声道,“但是你如果敢告诉他我的事情,我立即向上级请求转移。”
       “你别威胁我,我可是一贯自以为是,不停命令。”王天风迎着方孟韦的眼神,淡淡的说,同时抓起手里的帽子,“不过,我为什么要管这样的闲事?那条毒蛇如何和我又没有关系。”
         方孟瑾在一旁听的愣愣的,却没有说话。她将王天风送到门口,王天风却突然开口道:“毒蛇的事,你哥和你说过吗?”
        “没有。”方孟瑾摇了摇头。
       “不好奇?”王天风问道。
        “好奇。不过,哥哥不说我也不会问。”方孟瑾轻声道。
       “你这个妹妹倒是乖巧,不像他家那个小弟……”王天风似陷入回忆一般,喃喃道。
      “什么?”方孟瑾没听清。
       “没什么。”王天风道,“你知道毒蛇是谁吗?”
        “军统的王牌特务,据说隐藏的很深,潜伏在日军的核心位置。”方孟瑾说道,同时想到什么似的,问道:“他和我哥……”
       “你知道你哥的代号吧。”王天风突然问道。
       当然知道。方孟瑾刚想回话,却突然意识到什么,惊讶的捂住了嘴。
        王天风一脸玩味的看着她。
       方孟韦在军统的代号,是“七寸”。
       七寸是蛇的要害,是蛇的心脏所在,所以,七寸的地方受到重击,蛇便必死无疑。
       哥,你和“毒蛇”……
      你们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