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色云开

【谭赵】逆跳

        01
        所谓逆跳,是指手表指针的一种运行方式。不同于传统圆周旋转的指针,“逆跳”式的表针是走单程的,当指示刻度满程后,指针会瞬间归回刻度起点,进而重复新的过程。
        最容易展现逆跳之美的,还是30秒的双逆跳功能,也就是有两根逆跳指针来完成1分钟的运转。
         正如生活,随时有可能一切归零,但也随时会重新开始。
        非常公平。
       
        被人称“动一动眉毛上海多少企业就会倒闭”的晟煊老总谭宗明,就对这款表情有独钟。
         提到谭宗明,大多数认识或不认识他的人都会想到:“有钱 ” “很有钱” “非常有钱”。
        中年高富帅。
        大写的“壕”。
       但别人不知道的是,谭大鳄最近遇着点儿麻烦――不是生意资金周转不开,也不是和哪个女明星一起上了八卦杂志周刊,而是一个很离奇,很荒诞,甚至让他怀疑自己需不需要去看看医生的事――他的脑子里,涌出了一段回忆,一段不属于他的,另一个人的回忆。
       这不是臆想。
      
       记忆的主人来自民国。
       这段记忆里,有一家四口在花园里喝下午茶,以及和人对打羽毛球的画面,很是温馨。他能清清楚楚的看到一个穿着旗袍的女士,一个咋咋呼呼笑得开怀的年轻人,甚至连眼角的笑纹都能清清楚楚的看见。
        “大哥。”他听见有人叫他。
        他回头,看见一个男子站在他身后,给他披上一件外套。
        他努力的想看清男子的脸,但却是一片模糊。
         回忆戛然而止。
         谭宗明的脑海中,一直存着这样一段画面,甚至连睡觉时做的梦都如出一辙。
       不过好在,谭宗明除了凭空多了这么一段记忆,生活方面却也没受影响。
        他每日照常吃喝,照常工作,照常压榨压榨他的好助手安迪,虽然气的安迪几乎想要辞职,但总之一切照常。
       
        但老话说的好,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
        这段记忆还没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先光荣负伤了。
         事情的前因后果有些丢人。
         安迪的邻居小曲扭伤了脚,安迪送她去了医院。
        怎么说也是在他公司扭伤的呀,老谭为尽人道主义,给自己的秘书放了假,开着车准备去看看,谁知道在医院门口一不小心就被一老大爷的拐棍拌了一跤,摔了个狗啃泥,正好他的左脚也崴了。
        于是,谭宗明出现在骨科诊室门口,正好排在小曲后面。
        心里这个烦躁呀。
        谭宗明看着强忍笑意的安迪,气的咬牙切齿。
        诊室里,小曲正在拼命勾搭骨科医生。
        那个医生的脸被电脑挡着,倒是看不清。
         谭宗明看着小曲使劲浑身解数觉得有趣,回头跟安迪说话:“你这邻居倒是有意思。”
       还没等安迪搭话,就听里面叫:“下一位。”
       小曲一脸不情愿的单脚跳了出来。
       谭宗明也一只脚撑着跳进去。
       “怎么了?”医生问道。
      声音还挺好听。
       “脚崴了。”
       医生听闻,从电脑后面探出头,“我看看。”
       看到脸的一瞬间,谭宗明突然不动了。他直愣愣的盯着赵医生纯白的医师袍,眼神似是要穿过布料一般。
        有什么东西就在他脑海里,可他却想不起来。
        赵医生看见谭宗明一动不动看着他,心里也纳闷。
        “先生?”赵启平叫了一声。
        谭宗明又是一呆,脑海里的记忆突然喷涌而出。
        “先生,今天可是除夕。”还有谁这么叫他来着?
       “先生,请您快一点,后面还有其他病人。”清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谭宗明总算回过神来,迅速把腿搭在桌子上,眼睁睁的看着小医生在他脚踝上轻轻按了按。
        手指真长,适合弹钢琴或者画画。
        嗯,其实握枪也不错。
        赵医生看完了,示意他把腿收回去,说道:“还行,伤的不严重,回家做几次热敷,少走路。”
        谭宗明使劲回想着在哪遇见过这位赵医生,也就没过脑子,毫不迟疑的朗声道:“好的。对了,医生可以给我你的联系方式吗?”说完他自己顿时后悔了。这么直白的吗?!他谭大鳄在生意场上周旋四方的本事哪去了?!
        闻言,不仅赵启平瞪圆了眼,安迪都吃了一惊,不由扶了一下门框。怎么和小曲的套路一模一样?!
         其实也不能怪谭总。谁叫他排在人曲筱绡后面呢?可不就显得……
        “额,我的意思是方便询问病情。”谭宗明补充了一下。
        赵启平不等他说完,递给他一张名片:“还有别的事吗?”
       “没了。”谭宗明站起来,向后蹦,险些撞到门框。
         “下一位!”诊室里传出赵医生的声音。
        “老谭,你什么情况?”安迪问道,同时暗自庆幸小曲走了。
         “看那个医生感觉以前在哪儿见过。”谭宗明回答的很快。
        是呀,在哪儿呢?
       
      

评论(3)

热度(49)